首届“中华散文与中国精神”高峰论坛在扬举行

  无论是《桃花源记》对世外桃源的向往,还是《滕王阁序》对人生命运的嗟叹;无论是《荷塘月色》借景抒情、情景交融的倾诉,还是《背影》之中饱含的浓浓父子真情……在浩瀚的中华文学之库,散文以其优美的文字叙述、真挚的情感流露,吸引了无数人为之钟情,留下了一篇篇千古绝唱,也支起了流光溢彩的散文美学宫殿,支起了永远芳香、永远不朽的中国散文精神。

  要把真善美作为散文的至高的思想和艺术境界。昨天下午,“中华散文与中国精神”高峰论坛在扬州举行,围绕“中华散文与中国精神”这一主题,第四届“朱自清散文奖”部分获奖者与来自扬州和国内的学者作家们,展开了思考与交流。

  中华散文与中国精神,是今天的话题,也是当代散文创作必须思考的话题。朱自清的散文耳熟能详,但这只是朱自清整个写作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先生首先是古典文学学者,是大学问家。在西南联大,他带了一群出色的徒弟,成为后来古典文学的支撑力量。同时在现代新文学,他又是个教育家,他还写了很多东西,都是非常好的散文。比如他的《经典常谈》,读起来兴味盎然,他骨子里的丈夫气,就是中国精神。

  扬州处在南北文化交汇的地方,带着南方的细密,同时也带着北方的爽利,这里既有勤勤恳恳的朴实劳作,也有白天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闲适,从丰富、复杂的角度看,扬州是中国的缩影,全新的物象,值得好好梳理。

  我以前觉得写作水准是有个峰值的,而且我很怕已经丧失了表达能力的老作家给编辑添麻烦,现在发生一些改变,我觉得写作像马拉松一样坚持到终点非常难。

  我原来拿青年文摘小品文做材料,我说那个是生菜,90%是水,我们吃生菜就是从农家农田到餐桌的运输水的过程,我拿这个嘲讽这些散文。可是当我发现知音,我泣不成声,这可能是我的泪腺控制的问题,但同时我觉得很少有有用有效的文字把人带入感动,我学会了尊重。

  以前觉得写作要宗教化,写作谋生很羞耻。我觉得写作为人,为人民,然后人民币,对作家本人都是建设和补给,不在神龛上,水可以沏茶,也可以冲马桶,广泛应用型更值得保护和歌颂。散文就如同水分,不仅在生活,更在细胞核里,散文写作是寄情的,也可以是传道的,我心向往之小说,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

  散文之大,不仅是大家多,更是担当大。开始觉得优美,后来觉得有意境的才是,现在觉得有担当的才是。对文化、历史、民族,都要有担当,文章才能好。最基础的就是要真实。我的真实想法,如果教育还是这样的方法,那是散文的悲哀,我做过语文老师,我教过学生写作文,文采是其次的,真实才是第一位的。

  从事媒体工作出身,当代的媒体环境,互联网新媒体改变了散文传播手段和内容,美文通过微信网络一夜间流传,虽然现代的传播平台打破了文学新闻和知识话语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特权,虽然人人可从事文学,不等于散文没有专业性,没有专业精神,写作有专业精神,思想技法等都有专业性,散文需要专业的担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