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伯伦:劳作是看得见的爱

  你们慵懒,就会变为季节的生客,落伍于生命的行列;那行列正带着庄严豪迈和骄傲的顺从向永恒前进。

  但我要对你们说:当你们工作时,你们便实现了大地一部分最悠远的梦想,在梦想成形之初,这部分便已分派给你,你们辛勤劳动,便是真正热爱生命,在劳动中热爱生命,便是通晓了生命最深的秘密。

  然而,如果你们在痛苦中把降生称作折磨,把维持肉体生存当成写在额头的诅咒,那么我要回答,只有你们额头上的汗水,才能洗去那些字迹。

  我常听你们梦中吃语般地说:雕刻大理石,在石中找到自己灵魂形象的人,比耕田的农夫高贵。捕捉彩虹,用虹霞在一方织物上绘出人的形象的人比制鞋的人高明。

  但是我要说,——不是在睡梦中,而是在正午格外清醒中说:风对高大橡树说话时的声音,并不比它对纤细草叶说话时更甜蜜,一个人若能把风声变为歌声,又能用自己的爱使之变得更加甜美,他才是伟大的。

  假如你们无法带着爱劳动而只觉厌烦,那么你们不如放弃劳作,坐在殿宇的门前,等待以劳动为乐的人给你们施舍。

  假如你们勉为其难地压榨葡萄,那么你们的忿懑就在葡萄酒中滴入了毒液。假如你们纵能如天使般歌唱却并不爱歌唱,那么你们就堵塞了人们聆听日夜之声的耳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