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连苑丨《镜中》读评

  这是一首流传颇广的诗,是张枣的代表作之一。几乎提到张枣就会提到这首诗。一首短诗,寥寥几行,但蕴含的语言指涉和审美映照却直逼人心。

  诗中的镜子,既具有照射和反映的功能,也具有天然诗性的梦幻色彩;镜中的世界可能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也可能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情感性投射,总之,“镜中”的寓意是一种诗性的、扑朔迷离和梦境般的寓意。人在镜中,人可观镜中之人,也可抽身而去,镜中的诗意氛围充溢着斑驳与暧昧的指向,诗歌的张力在未尽的想象空间中无限延伸。至于说到“一生中后悔的事”,足可概括那些难以言说的人生境况;当人生渐到尾声,倚窗凝望前尘往事,思忆缥缈杳然,竟至无语时,此生的“悔事”如同南山的“梅花”一般,纷飞跌落。

  每个人一生中都有后悔的事情,而人生多变,悔与不悔常常交替出现。想起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将人生中后悔的事浪漫地化为梅花缓缓落下,画面轻逸曼妙而充满了审美的力量。然而,语锋一转,连接两句开头的,“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联袂而出。

  ——另一岸,意指前方、目的地,抑或彼岸(人人都在人海泅渡,悟者自渡,或于苦难中希冀外力的引渡。)此句在克制的语言推进中暗藏着自由的生发。

  ——松木梯子,以松木打造的梯子,攀梯登高,可接近天空的高度矣。那么,到了一定的高度,是否视野更宽阔,而对人生的感悟更通透呢?

  “一株”,以“株”指梯子,赋予了梯子这种工具一种自然鲜活的生命力。“危险的事固然美丽”,那么,是否可以坐实:美丽的事常常是危险的事,危险的事就是美丽的事,如此一说,且如此断定呢?。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人生终将走向归途,看似漫长的沿途,实则时间匆促,这让我想到了《庄子·知北游》中“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这一句。打开联想之链,诗中隐晦展现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白马良驹,绿竹猗猗,从纵深处行来的女子,青纱隐约遮住她的俏颜,她身姿娉婷,风韵婉致。大约她就该这样归来吧。那么,我们再继续读......

  她的面颊温暖,羞涩,有粉艳的潮红,一股暗流涌动,让人遐想。“皇帝”的出现,除了带有一种历史感或单纯语义上的称谓外,更是一种权威性的,让人匍匐的,不可更改的命运之神的别称,它使这首诗的语言流向,增加了意义维度和想象张力,使诗境呈现一种暧昧的,虚实交叠与催眠术般的语言效果。镜中的地方是她常坐的地方,这里对场景的交代,仿佛让我们看到了女子对镜梳妆时的情态,实像与镜像的触碰与融洽,以“镜子”为媒介,继续着现实与梦幻的语言映照。她望着窗外的时刻,惆怅的、爱的、回忆的、感伤的种种思绪,沉缓地一一涌现。

  此情此景下,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一生”似乎言之过早,人生漫长,在这里“一生”仿佛是回望来时路的结语。“梅花”的美与飘零,象征着人生的归宿与本相,“梅”与“悔”有着契心的通感;“南山”一地,为魂牵梦绕之地,或许这地方是埋葬生命热血之处,也或许是诞生爱与渴望之处——既是生事之地,亦是悔事之地。

  南山无尽时,悔意亦暗生,当梅花落满南山,悔也罢,无悔也罢,此生了了,且随它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